峰会的圆桌论坛环节邀请了民航局专家和与会航司代表,一起讨论关于未来基于宽带卫星实现空地高速互联后,飞机数字化运营的全新趋势和应用场景,以及如何构建飞机数字化运营的合作伙伴生态等普遍关注的话题。涉及行业监管和政策配套支持的问题,民航局和航司的嘉宾们也进行了充分互动。

参与该环节讨论的嘉宾有:

民航局飞行标准司 一级调研员 贾建卿

国际航空 中航传媒副总经理 何志刚

东方航空 信息部副总经理 宋健敏

山东航空 信息部总经理 许洪澎

深圳航空 运控中心总经理 王晶

四川航空 运控中心副总经理 苏敏

吉祥航空 运行总监 赵鑫

西藏航空 运控部总经理 姚果

国货航 机务工程部高工 邢树全

主持人:今天非常荣幸邀请到的嘉宾,都是来自航司各业务部门的领导和专家。请大家谈谈对飞机数字化运营的理解,以及不同的业务部门(信息、机务、运控、安监、营销到传媒),站在不同的专业角度分析一下,推进飞机数字化运营中大家的关注点和顾虑点。

(深圳航空)王晶:我认为飞机数字化运营在航司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应该是处于一个核心重要的地位。

未来全机队的前后舱的数字化升级中的挑战和应对,我认为还是安全第一,因为运控出身,提到数字化转型的时候,大家的话题更多集中在后舱,但是千万不要忽略了飞机数字化在前舱中发挥的作用:

第一,保障安全,也是体现我们安全第一的理念。

第二,在前舱实际上有了数字化的驾驶舱以后,能够做的事情很多,在安全管理方面是升维级别的提升。国内航司基本上都用EFB电子飞行包,如果有了前舱的数字化以后EFB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工具包了,它就是一个智能的空地沟通界面,不只是看上面还有什么,而直接就是跟地面的全方位沟通。

语音通信日常可以用,在紧急情况下或者是出现了一些特情是,实时飞机数据分析,地面的响应机制可直接自动被触发,就像神经元之间相互连接一样,地面就立即能够探测到而且可以根据需要激活反应程序。比如说单发,不需要飞行员报告,因为这是一个很紧急的信号,直接可以触发公司的应急响应机制。

(山东航空)许洪澎:我认为数字化运营或者说数字化创新的目的和优势主要有两点:

第一,对内提升效率,提升安全品质。

第二,对外能解决民航长期以来产品差异化不足的一个痛点,解决这个瓶颈,因为我们航司提供的几乎都是一样的飞机、一样的服务。

但是,数字化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同,最近以来元宇宙大火,数字孪生的概念还有数字飞机的概念,也是在这个大环境下的涌现,飞机数字化创新确实非常有意义。

(吉祥航空)赵鑫:我们比较关注空地互联实时数据的应用场景。我认为作为航司的业务部门肯定想把这个数据用好,怎么用好?就要知道自己的业务痛点在哪里、最紧迫的需求在哪里,这里说的数据是海量的实时数据,如果只是展示出来它的针对性不强、使用效率不高,不同航司不同阶段安全管控的重点也不一样,现在吉祥正在做LOSA(航线运行安全审计)观测,它主要是通过人跟着飞机来看机组的操作,关注SOP执行以及标准喊话等等,在这个过程中就发现了很多问题,比如有些机组在收到空管指令的时候,还没有得到确认就会调高度、调速度、调航向,这些事情现在必须(只能)要人去监控,如果通过数据自动监测的话就可以在地面做非常完整的收集。

还有例如像一些重点人员、重点飞机、重点机场、重点航线,这些应用场景航司可以用数据把他们筛出来。航司应该多考虑一些这方面的需求,包括数据给谁用,是席位人员,还是机组,还是管理人员,他需要的功能界面是什么样子,航司要多参与进去,系统才会更好的发挥作用。就像空管有个非常好的数据(DAP数据),在地面能够实时看到机组预调的高度、航向、速度,当机组在空中调到1万英尺的时候空管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飞机要紧急下降,当空管给了6300指令的时候机组调了6700或者是7300,空管第一时间可以发现这个问题。许多这样的实时数据传输应用场景,还是需要业务部门来提,而且一定要有针对性,否则海量的数据传到地面使用的效率也会打折扣。

(西藏航空)姚果:大家下午好,对卫星通讯不熟,我想从顾虑点角度聊下我的看法。宽带卫星通讯是未来航空通讯的一个趋势,但是信息渠道的集中比如说都集中到卫星上,如果它失效了怎么办,这对运行方面有什么影响,备份手段我们要考虑。另外,我有个顾虑,像无线电这种信号如果受到干扰的情况下,通讯如何保障,包括后大量的数据传输。早上也看到那个卫星服务网络的图,不光我们国家发射的卫星还有国际上其他国家的卫星,如果网络间漫游数据泄密怎么防范,也许我是多虑,但是我想这方面也可以一起讨论。

(国货航)邢树全:我听会务组说国货航是唯一一家参加此次会议的货运航空公司,实际上对于货航来讲后舱不是我们考虑的重点,但是我们有货舱,客运航空是为旅客服务,我们是要为货主服务。

实际上对于货舱的应用也有我们自己的需求,比如说货运客户有些对温度敏感、压力敏感、环境敏感的一些货物,他们会有一些货物跟踪的需求,而这些需求是要求从货物出门到对方全流程的跟踪,基于空地宽带数据能力,实际上是给了货运航空一个实现全过程跟踪的可能。所以,希望相关的厂家可以把这种应用的需求考虑进去。

另外,我们是国际货运航空,飞的航线需要跨洋,大家知道跨洋的时候通讯主要靠卫星通讯,不论ACARS数据链还是AOC语音通讯,还有运控部门的位置跟踪等等都需要卫星通讯作为唯一的通讯手段,这样就有一些风险。即现在飞机上面,安装的只有一部海事卫星系统,该系统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就很关键。卫星空地宽带数据链,我听上午有的专家带介绍的能够提供ACARS数据链增强,也能够提供空地的双向语音和视频通话,这样应该是对海事卫星通讯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但是我的关注点在:

第一,目前中国的Ka卫星只有一个,现在没有国产Ka卫星能够覆盖太平洋,我们希望Ka卫星尽快的发射,能够覆盖到全球的范围,特别是ACARS数据链不能覆盖的这些区域。给我们的运控监控飞机,包括我们机务也可以实时对飞机状态监控,通过宽带卫星数据链,有一些不正常的数据是要快速下来。有时工程师非常着急,在太平洋上空卫星通讯不好就跟瞎子一样。如果要是有了这样的高效备份手段,我想对于我们的运营、飞机的维护、航材的保障都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宽带的地空数据链,不管是对客运航空还是货运航空,都有一个很好的应用前景。

主持人:在疫情期间,航司以及航司的合作伙伴,都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和挑战,我们讨论下这里面的机遇点在哪里,是否可以通过一些数字化新技术,帮助航司度过难关,摆脱困境。

(中国国航)何志刚:后疫情时代,成本和生存变得非常重要。

航空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客户服务,就是我们所讲的后舱或者说客舱的服务。那么,我个人认为,在数字化时代,航空公司要特别关注的是客户,通过数字化手段让乘客获得美好体验,因为只有乘客获得了美好体验,他们才能不断地愿意来、提前来,或者说他们愿意更提前的消费,谢谢!

(深圳航空)王晶:疫情给航司运营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昨天我们航班量也就是正常量的1/2,其他航司应该也差不多,大家都是这样的情况,而且客座率也不高,60%左右,70、80%都很少见,这就是一个最大的挑战。

疫情对航司运营造成的困局,甚至对现金流都形成了威胁,机遇在哪儿呢?这段时间我们的航班量,原来从全民航1.5万、1.6万,现在降了一半,加上秋冬季天气也比较好,运行环境相对好。这我觉得也是一个机遇,正好是找问题、解决问题的时候,在运行管理方面,不管是安全还是效率方面,我想跟数字化运营的结合点就在这儿,我们现在航司有时间、有精力去做一些管理上的提升和改变。包括数字化转型,也需要很多投入,特别是飞机的停场,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提升自己,一方面是管理,再一方面就是在技术方面也要考虑一个升级。但是,这个里面的挑战,就是资金方面怎么解决,所以这一块我也呼吁一下,希望局方能给予一定的支持。

未来的收益点在哪儿,我想就是未来全面数字化以后,实际上航司机队是一个全新的互联网经济形态或者生态的培育平台,我们跟供应商正好也做了一些探讨,如果飞机具有了空中数字化流量,就跟地面网络一样,在这样的环境下可以做很多的增值服务,这里参与者是多方面的,包括设备供应商、流量供应商、增值运营商,是共赢生态圈的模式,到底能产生多少的效益,我们觉得总之是正贡献的,而且大家的收益都是从增量里面来的,没有谁在里面吃亏,当然最终需要我们的旅客要认可。

主持人:请大家讲一讲关于数字化运营生态建设方面的看法。

(中国国航)何志刚:航空公司现在来讲主体收入就是客票的收入和货运的收入,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航空旅客是高品质客户,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如何为这些乘客提供优质的服务。我们的生态打造是要考虑如何让这些旅客更加忠诚于你的品牌,在你航空公司服务链条中更早、更快、更愿意地选择你。

另外,我个人认为作为航空公司要大力地及早地把航司之间的旅客数据在航空公司之间脱敏性的共享,只有掌握了旅客的更多的行为数据,才能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这是我们关注的地方。

(东方航空)宋健敏:我们希望以生态圈的概念发展数字化运营,比如说考虑卫星通信技术与ATG技术的互联互通,包括飞机机组和运行人员的Pad怎么能够互通,应该是全部的互联互通。

我们也希望应用场景方面能够实现协同,例如飞机导航、空地协同、空中应急等应用。

另外我们关注的就是驾驶舱使用的运行管理平台,旅客使用的客舱娱乐平台能够实现统一的门户,不应该有太多的APP,大家抱着开放互联的方式去做,通过统一的门户能够给乘客、运行人员有更好的体验,这是我的关注。

在这里面局方可以发挥比较大的作用,因为他们可以制定规则,制定标准让大家按照统一的规范来进行互联。我想互联网自从有了标准之后,这几年国内的发展非常快,这是我们有目共睹的。

(山东航空)许洪澎:在生态打造方面,我们有幸和中航材下属公司飞天联合合作了数字飞机创新实验室,我们的机制是沙箱机制,在这个沙箱里面我们可以尝试各种新的想法,像中国改革开放的实验区一样,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模式。

(四川航空)苏敏:空地互联对于飞行安全的确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是涉及大量数据的交互,我们肯定会考虑成本,在软件设计时会考虑哪些重要信息要在空中实时传输,哪些可以等飞机落地了再传等等。(在生态打造方面)我们希望与各运营商合作,民航局支持,咱们来大力推广,特别是对前舱应用给予全面的支持。如果流量费用降下来了,航空公司从运营层面,可以把更多的信息推给机组,而地面系统也可以通过机组下传的数据监控这个飞机的状况,我们的运行安全才能得到保障。

主持人:上午民航局飞行标准司贾处在发言的时候也在讲,未来所有新的技术手段带来一些新的能力的提升,但是也说到了,新的手段需要在安全的前提之下,按照局方规章的要求,我们一步一步去践行和验证。下面有请贾处和在座的航司代表一起就一些关注的问题进行互动交流。

(中国国航)何志刚:我比较关注的是数字化运营后版权问题的复杂化,这个也关系到政府之间的协调,因为关于这些知识产权和版权的问题,主要是属于文化娱乐领域,在航空业里面应该不多,所以如何在这些领域确保航空业主体里面航空公司的权益,和所谓降低成本方面,大家有没有更好的建议和共同探讨一下。

贾建卿:关于提到的版权问题,实际上还不是飞标司的职责范围,但是我会把意见反馈给有关司局。

(吉祥航空)赵鑫:这也是我们现在在运营数据过程中的一些困难,就是有一些数据的使用可能会涉及到国外的厂商的服务,可能会上云可能会出去,一直以来涉及到这方面的一些数据,我们都是受到了很大的制约和限制。

所以,我们在想民航局针对于这种运行数据,或者是分类或者是怎么样,可能能有一个明确的指导。

贾建卿:这个建议挺好的我记下来。

(东方航空)宋健敏:我也有一个类似的问题,因为现在云化基本上是一个趋势,我们其实也想知道局方在这方面有没有明确的规定。

我们在EFB上面也有很多东西,能不能有一个界定,包括我们在运行数据,是否有这方面的规定可以参考,现在有点自己在摸着石头过河,尤其是在EFB方面我们很想上云,因为飞行员们也很想体验云化带来的高效率,但是这方面规则还是有点缺失。

贾建卿:关于数据安全相关问题还是有很多文件,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法规,很多问题的解决都是个漫长的过程,要三五分钟解决的话就不是问题了。

(西藏航空)姚果:我关注的还是流量成本的问题,我们想知道这些数据局方会不会出台相应的指导政策作为基础。

贾建卿:你们的诉求会务这边可以整理出来,后续我们可以探讨。 主持人:今天大家就主要关注的问题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当然也有一些问题留下来请局方领导帮我们做评估和指导,后续我们进一步交流,感谢贾处和各位航司嘉宾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