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经济参考报

“新基建”正在驱动各行业数字化和智能化升级。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之际,新技术大量并高速地涌现,传统行业的升级再造面临转型跨度大、难度大的困境,而中国的数字经济和数据、互联技术发展起来的巨头企业已经居于世界前列。“新基建”正是将二者有机结合,从而探索出一条数字时代传统行业转型的新路径。

民航业智慧升级赢未来

中国当前已跃升成为全球第二大民航市场。2020年,以速度见长的民航运输业遭遇行业艰难时刻,也迎来重大机遇——国家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政策。民航业界权威人士表示,将民航业未来发展融入到“新基建”之中,将推进民航全面的数字化改造和智能化决策。

智慧民航建设加速推进

“民航领域的‘新基建’包括民航数字基建和智能基建,未来民航业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数字化和智能化创新应用的发展。”飞友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郑洪峰说,越是在行业性的危急时刻,越是要争取资源、掌握技术来提高效率并降低成本,争取赢得未来的机会和时间。

新冠肺炎疫情使国际航空业遭遇需求下降、运力减少、现金流短缺的行业性危急时刻。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民用航空市场,在国际航空业占据至关重要地位。当前,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在复工复产等政策的推动下,中国民航业得以逐步恢复,5月底中国民航整体运力已恢复至疫情前的70%。

对于中国民航业来说,由持续性的快速拉升状态转而进入困难阶段过后的再起飞,“过紧日子”并不妨碍再上台阶,或将激发出新的中国智慧,创造新的中国经验。

中国发展民航业的决心和行动力是公认的,中国民航着力推进智慧民航建设尤其引人注目。

今年5月,中国民航行李全流程跟踪系统试点航线服务开始在北京首都机场等机场展开试点运行,探索解决全球民航业都视为“老大难”问题的行李错运和漏运。目前,首批试点的“三线六点”实施工作已基本完成,具备了提供服务的条件。其中,国航的北京首都-重庆、东航的上海虹桥-深圳试点航线,已实现旅客通过航企APP对值机、安检、分拣、装车、装机、到达六个行李托运节点进行实时查询。

中国民航首批上线“三线六点”行李全流程跟踪服务,走在了世界民航行李运输服务前列,为加速建设覆盖全国的民航行李运输服务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根据民航局“三步走”战略,2021年底全国千万级机场间国内航线将实现行李全流程跟踪,2025年年底将实现国内航线全覆盖和国际航线有突破。

数字化转型大势所趋

霍尼韦尔航空航天亚太区副总裁徐军认为,对于航空制造业和民航运输业,“数字化就是金钱,安全就是生命”。数字化对于航空业意味着安全、效率和降低成本,在航空制造和民航运营上都价值巨大。

数字化已成为全球航空业公认的新价值增长点,而中国的数字经济和数据、互联技术发展起来的巨头企业已经居于世界前列。航空业如果与新技术融合发展将大有作为。

飞机位列全球单个价值最大的“重资产”商品,它长达数十年的漫长生命周期创造出了从研发到运营到维护等环节众多、价值巨大的产业链。同时,飞机也天然是不断产生海量数据的高技术“大块头”。

对于飞机制造商和系统供应商,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当今的飞机在系统设计时已经逐渐应用到“数字孪生”的体系和方法,设计、研发和调试效率大为提升。

在民航运输业,航空数字化意味着航空公司将通过数字化手段提高运行效率和安全性——更智能安全的飞机、更好的飞行体验和更低的运行成本。

郑洪峰分析认为,民航业在“新基建”中的突破口之一是航空公司、机场单位及空管等民航业主体自身的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升级,提升飞机运行安全、运行效率和生产组织能力,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

他举例说,四川航空在去年上线了川航地面保障系统。该系统实现了68个保障节点采集,将人员等待时间减少15分钟,人工传递信息量减少30%,生产运行效率提升40%。

民航业在“新基建”中的另一个突破口则是利用5G、人工智能等技术满足旅客需求、简化旅客流程、优化旅客体验。

以位于中国西南的云南“保腾芒”滇西机场群为例,滇西地区保山、腾冲、芒市三个百万级规模支线机场的运行常年遭受大风、雷雨、低能见度天气,给机场运行、旅客行程和机场、航空公司都带来影响。由当地政府、机场和航空公司携手建设的机场群一体化协同运行体系,实现区域性资源共享。该系统保障了旅客的便捷出行,将因天气原因无法降落某一机场的航班改降至另两个机场,再经地面联运保障机制将旅客送抵目的地;该系统还有助于资源最大化应用,避免因天气限制因素造成的返航等情况,运行效率得以提升。

云南“保腾芒”机场群已建成一体化协同运行体系(资料照片)

航空业界人士表示,新技术升级或将开启民航企业的新销售模式。比如,航空公司可以利用技术的时空无限制性进行直销,打破销售地域和时间的限制,做到销售的及时性与公开透明性。民航产品的可视化让每个旅客更清晰地感知产品特性,也有可能由此增加对航空产品的信任。

为民航强国注入新动能

“新基建”将带来巨大投资,驱动各行业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升级,而民航业具备高技术、高投入和对经济社会发展强拉动的能量。

“中国高度重视可持续发展理念。对于智慧机场来说,有着创新技术的设备还不够,它们还必须更好支持机场的降耗、降噪、减排以及高效管理。”航空地面设备制造商TLD集团亚太区副总裁谭志豪说。

中国民航局正在致力于推进以“平安机场、绿色机场、智慧机场、人文机场”为核心的“四型机场”建设,智慧机场被定位为关键支撑。机场不仅是将相距遥远的人们连接起来的纽带,更是驱动技术、管理方法创新的枢纽。

“中国打造智慧机场的决心和行动创造的将不仅是新的庞大市场机会,还意味着更多新技术将得到现实的应用机会。”谭志豪认为,中国将智慧机场放在现代化机场的关键地位,这对于本土和全球航空制造商都意味着重大机遇。

郑洪峰还透露,机场协同决策系统(ACDM)是机场智能化的重要标志之一,欧洲十几年前就开始做,但只有单点突破。中国民航从2017年开始推广这一系统,到2019年千万级以上机场全部使用,并且2020年要推出全球第一个ACDM行业标准,这一标准就是围绕智能体系方向来设计的。

针对民航业存在的垄断严重导致航材、信息等成本居高不下的世界性难题,业内人士认为,通过“新基建”有望在中国率先走出一条性价比更高的技术路线,对于全球民航加速应用新技术、降低全球航空出行成本非常有价值。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涉及权益,请联系删除)